伟德体育app

当前位置: 主页 > 伟德国际官网 >

《三块广告牌》视听语言

时间:2020-06-22 01:22来源:原创 作者:admin 点击:
201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种子选手《三块广告牌》最终不敌《水形物语》,败北而归。两方影迷也是你来我往,口诛笔伐,尽管也没有什么卵用。下面我从视听语言的角度分析一下《三块广

  2018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种子选手《三块广告牌》最终不敌《水形物语》,败北而归。两方影迷也是你来我往,口诛笔伐,尽管也没有什么卵用。下面我从视听语言的角度分析一下《三块广告牌》。

  《三块广告牌》讲述的是母亲米尔德里德因为几个月前女儿被强奸的案件迟迟没有破,在三块广告牌上质疑警察局长威洛比,警员迪克森为威洛比打抱不平,镇上很多人也来劝告/警告米尔德里德,最终威洛比局长因癌症去世,促使迪克森的成长,迪克森和米尔德里德踏上了寻找凶手的道路,双双完成自我救赎的故事。

  本片的音乐使用是一大特色。开篇就是一个浪漫的中带有悲情的音乐片段中,米尔德里德看到了路边荒废的三块广告牌,她要去登刺激局长的广告,是一种复仇性的行为,但在这里的音乐却是爱尔兰民谣《夏日最后的玫瑰》,音乐原本是用来表达对一朵玫瑰孤独的等待爱人,这里象征着米尔德里德孤独的对抗整个镇子,没有人理解和支持她。这说明影片的整体基调实际不是苦大仇深或者刺激疯狂的复仇片,很有可能是一种洗涤人心的风格。在看完整部影片我们就知道,凶手一次也没有出现,不在于如何抓住凶手,而在于如何完成人物内心的救赎,以及对暴力行为无奈的宽恕。在迪克森读威洛比的信时,也是再听这首《夏日最后的玫瑰》,导演在这里赋予这首歌以救赎和成长的意味,给观众带来了烘托迪克森人物弧光的感动,和米尔德里德的转变。两人的关系从之前的相对对立也转向了和缓。在威洛比局长自杀后,画面转到警察局,这里以迪克森为前景,但是我们可以清楚地看见后面虚焦了的伤心的警察们,再通过摇镜警察们进入,迪克森继续沉醉在自己的音乐无法自拔,直到有一个警察把凳子摔了,虚实焦对调主体,迪克森才摘下耳机。此时迪克森听得也是欢快的音乐。

  本片的最值得称道的就是三个主要人物的设置了。米尔德里德是一个怼天怼地要为女儿报仇的单亲母亲。她可以不顾没几天好活的得了癌症的局长可怜兮兮的请求也要逼着他破案;也把来自己家劝告的神父杀的片甲不留,也可以把试图对她以公谋私的牙医的手钻坏,甚至到威洛比把她带进警局也没在怕,但是当威洛比一口血喷在她脸上,她第一反应是从母亲式的立场出发的,她喊出了那声“baby”,观众对她开始共情,这时导演才交代前史,原来在女儿出事前两人产生过争吵,所以米尔德里德认为自己就是害死女儿的主要原因。所以她才那么疯狂的要为女儿讨个说法,不仅仅是报仇,更是让自己的内心得以安静。这之后我们在看待这个人物,多了很多认同,在看到一群熊孩子朝她前挡风扔鸡蛋,她无论男女都施以惩戒观众又会觉得大快人心。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